【撥開SARS發病的迷霧】撥開云霧見青天的全詩

【www.oxoaao.tw--安全生產公文】

  發熱了該怎么辦      “SARS”還來不來?什么時候來?這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廣東地區收治SARS患者最多的醫院――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院長唐小平回答:作為一種傳染病,按其規律肯定還會再來,當然不會像最初那樣出現大面積流行。假如真的消失得無影無蹤,倒不正常了。正如唐院長所料,入冬后我國內地第一例SARS疑似病例在廣州出現,很快被收入第八人民醫院治療、觀察。
  而前些時候,臺灣發現一實驗室人員感染SARS;再早些時候,新加坡也發現了一實驗室人員感染SARS。出現的一個個新情況,證明了科學家們關于SARS冬春卷土重來的判斷不是虛言。
  面對現實,人們在保持高度警惕的同時不必過度恐慌。專家提示:①引起發熱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上呼吸道感染、流行性感冒、肺結核、細菌性肺炎、真菌性肺炎等疾病都會有高熱、咳嗽等現象,何況冬春季節本來就是呼吸道傳染病的高發期,因此當出現發熱、咳嗽等癥狀時,并非都是SARS疑似者或患者,大可不必人人自危。科學的方法是:主動去醫院就診,及時確診、及時治療。即使被診斷為疑似病例或確診為"SARS"病例,心態也要保持樂觀,因為經過一段時間的臨床診斷經驗積累,我們的醫院已經具備一些行之有效的救治措施,治愈率是相當高的,患者應積極配合醫護人員治療。②將良好的生活習慣堅持到底,如不吃野生動物。要保持家庭、社區以及工作環境的通風,這一點尤其重要;注意個人衛生,勤洗手;年老體弱者最好少去空氣渾濁的公共場所,還要留意室內外溫差,注意保暖;適當進行身體鍛煉。
  
  上海歸納6種SARS預警信號:
  在同一醫院中發熱門診收治的原因不明呼吸道發熱病人異常增多;
  發現來自同一單位(如學校、幼兒園、養老院等)或家庭的多名原因不明呼吸道發熱病人情況;
  在接觸呼吸道發熱病人的醫務人員中出現一名或多名具有相同或類似的呼吸道癥狀的病人;
  在呼吸道發熱中發現具有近期外出史,特別是近期到過原非典疫情高發或已有疫情發生地區的;
  在呼吸道發熱病人中發現近期有野生動物接觸史的;
  在呼吸道發熱病人中發現從事病毒學研究等職業,近期有可能的非典病毒接觸史的。
  提起去年春節前后在廣東、香港地區呈現流行,隨即在我國首都北京急驟上升的SARS,也就是百姓口中常說的“非典”,相信每個人都不會忘記。
  在我們人類已登上月球的今天,我們對自身的認識包括對很多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疾病的認識卻相當有限。迄今,SARS這種新型疾病究竟是怎么傳染給人的?與自然因素如氣象條件、地理環境究竟是什么樣的關系?迷霧正在一層層撥開,但離真相有多遠?目前還不可得知。
  在這一年里,我國的臨床醫學專家、預防醫學專家,以及基礎醫學專家們都在各自的領域里對SARS進行探究,尤其是在對SARS發病機制的認識上邁出了可喜的一步。請聽聽來自廣州、北京兩地醫學專家的聲音。
  
  SARS,僅僅是呼吸系統疾病嗎?
  
  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院感染內科 侯金林(教授) 馬世武(博士)
  從病名來看,SARS以及我們最初所稱的“非典型肺炎”,都反映了該病以肺部和呼吸道癥狀為主。因為從2002年11月中旬開始,陸續在廣東局部地區出現的這些患者,都是以肺部病變為主,部分病例很快發展至急性呼吸衰竭。那么,這是否意味著,SARS就是呼吸系統的疾病呢?
  通常意義上的呼吸系統疾病,其病變主要發生在鼻、咽、喉、氣管、肺等呼吸道及胸腔,常有咳嗽、咳痰、咯血、胸痛、氣促、氣急、發熱等癥狀,主要包括上下呼吸道的急慢性感染、呼吸道變態反應性疾病、胸膜疾病、肺部腫瘤、先天畸形等。其中,呼吸道感染最為常見。而傳染病是指能夠在正常人群中引起廣泛流行的感染性疾病。在已經發現的傳染病中,有很多病原微生物是通過呼吸道感染人體的,且表現出典型的呼吸道疾病的癥狀。
  那么,我們如何區別一般的呼吸道感染和傳染病呢?這主要看該病是否具有傳染病的四個基本特征,即病原體、傳染性、流行性和免疫性。對于近來新發現的傳染病,例如艾滋病、剛果出血熱、H9N9禽流感、人類瘋牛病等,就是根據這四大要素將它們規定為“傳染病”而不是“普通的感染性疾病”。在一個新的傳染病出現的時候,四個基本特性中較早被認識的通常是其傳染性和流行性。就SARS而言,當與患者密切接觸的醫護人員、家屬及有關人員在短期內相繼發病的時候,我們便發現這種疾病有很強的傳染性并可出現流行;顯然,這不同于一般的上呼吸道感染(俗稱“感冒”)、大葉性肺炎以及支原體或衣原體引起的“普通”非典型肺炎。然而,要證實SARS是否具有傳染病的其他兩個特性,即病原體和免疫性,需要相當的時間。值得欣慰的是,經過全世界相關科學工作者的積極聯手、努力探索,終于將這一新型疾病的罪魁禍首鎖定在一種全新的冠狀病毒――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SARS Cov)。那么,SARS Cov是不是只停留在呼吸道,就給患者造成這么嚴重的癥狀呢?
  讓我們先看一下SARS的臨床資料。據我們對85例SARS患者觀察,典型的臨床表現除了以呼吸系統損害為主如發熱(97.6%)、咳嗽(81.2%)等外,還伴有多系統如消化、循環、泌尿系統的損害,如一些患者表現出食欲減退,近20%出現腹瀉,個別人還出現黃疸或尿量減少等。而血液生化指標顯示:丙氨酸轉氨酶升高(44.7%)、天門冬氨酸轉氨酶升高(57.6%)、乳酸脫氫酶升高(49.4%)等。對這些非呼吸系統的損害,該如何解釋?
  再綜合各國及地區資料發現,SARS發病還有這么一個特點:即成人多見,兒童較少。根據北京的數據(1893例),20歲以下患者不足10%;廣州的資料顯示,SARS平均年齡41歲。而在一般情況下,兒童是呼吸道感染的易感人群,這是因為:小兒的鼻腔和氣管比成人短,管腔狹窄,易阻塞;小兒無鼻毛,氣管纖毛的運動較差,清除吸入微生物的作用不足;小兒肺泡量少,造成肺的含血量多、含氣量相對較等。而就現有的SARS病例分析,與成人相比,年齡較輕者其病情一般較輕。這又是為什么?
  我們再回顧兩種常見的病毒性呼吸道傳染病――流行性腮腺炎和麻疹。流行性腮腺炎由腮腺炎病毒引起,病毒主要通過呼吸道侵入機體,癥狀除了發熱、頭痛、腮腺腫大外,還常有睪丸炎、腦膜腦炎、胰腺炎等,并且在相應的組織器官、血液、尿液和腦脊液中檢測出了病毒。可見,流行性腮腺炎通過病毒血癥使病毒定位于各個腺體器官并引起損害。而麻疹是由麻疹病毒引起的急性出疹性傳染病,以發熱、流涕、結合膜炎、咳嗽、黏膜斑和全身斑丘疹,疹后糠麩樣脫屑,并留有棕色色素沉著為其特征。因為其入侵機體的方式也主要是呼吸道,那么伴有肺炎、喉炎是很容易理解的,可麻疹腦炎和多年以后發生的亞急性硬化性全腦炎,使我們不得不想到病毒血癥和免疫損傷的存在。再聯想到SARS,同樣以呼吸道為主要感染途徑,其病毒血癥和免疫損傷在致病過程中發揮多大作用呢?
  除以上兩種常見的病毒性傳染病外,像艾滋病、乙肝、流感,人們在對其的認識過程中都或多或少的發現了一些免疫現象。而據我們的臨床觀察,SARS患者發病期的外周血淋巴細胞減少及一些細胞因子的變化,這是否為SARS不單純是呼吸系統疾病提供了又一佐證?
  
  SARS與T淋巴細胞關系密切
  
  北京協和醫院感染內科副主任、副主任醫師 李太生
  SARS是一種新型疾病,人們對其自然缺乏認識。因此,這種“陌生感”一度給人們帶來極大的恐慌。
  在發病機制不明的情況下,治療上就不可能有什么特效辦法,只能對癥處理,如發熱就退熱、咳嗽就止咳。因此,急需對SARS的發病機制進行研究,這對治療有著重大的指導意義,也有助于SARS的早期診斷。
  為此,我們對我院98例確診的SARS患者急性期和56例健康獻血員的抗凝血以及46例SARS恢復期患者血液的有關指標等進行了一系列分析研究及動態觀察。我們發現,與正常人相比,急性期SARS患者的白細胞數量正常,但淋巴細胞的比例和數量均減少。更為重要的是,T淋巴細胞數量顯著減少,如98%的患者T4細胞計數低于正常,80%的患者T8細胞計數低于正常。
  現在,讓我們來認識一下淋巴細胞。如果把人體比喻為一個國家,其免疫系統就是這個國家的“安全防衛體系(包括軍隊和公安部隊等)”。正象軍隊有不同的兵種一樣,免疫系統也有不同的部門。淋巴細胞,則是我們人體免疫系統挑大梁的一支重要力量!它包括多種形態相似而功能各異的群體,如T淋巴細胞、K細胞、NK細胞等。其中,T淋巴細胞是機體免疫系統內功能最重要的一大類細胞群,相當于“人體安全防衛體系”中的主力軍,依據T淋巴細胞表面標志及功能特征,可將T淋巴細胞分為T3細胞、T4細胞、T8細胞等多個“小部隊”亞群。其中,T4細胞的作用相當于該主力軍的“指揮部”,而T8細胞就是“主戰部隊”。
  近幾年來,T4細胞的“名氣”逐漸增大,因為人們獲悉,艾滋病病毒主要攻擊的就是T4細胞;而在SARS的研究中發現,T4細胞數量在SARS患者急性期,其減少速度比艾滋病病毒急性感染時還要嚴重。令人欣慰的是,SARS引起T淋巴細胞減少是可以逆轉的,因為在恢復期里,T淋巴細胞又能顯著提高,這與艾滋病有著很大不同。雖說SARS患者T淋巴細胞減少的機制尚不清楚,但T淋巴細胞免疫與SARS的發病有密切關系是肯定的。
  此外,我們還發現SARS患者T淋巴細胞減少的發生早于胸片的異常。因此,檢測疑似者病例的T4細胞、T8細胞數量,有助于早期診斷SARS。
  
  SARS戰役的腹地是免疫系統
  
  ――訪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院長顧江教授
  本刊記者 劉 實
  日前,記者在武漢召開的中華醫學會第八次全國感染病暨首屆SARS專題學術大會上,聆聽了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院長顧江教授所作的有關SARS發病機制的學術報告,并在會后對他進行了采訪。
  據了解,2003年春夏那場蔓延到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SARS,造成8000余人感染、900余人死亡。全世界共做了40例左右的尸體解剖,中國做了31例,其中以北大顧江教授為領導的課題組在科技部重點課題支持下,與北京地壇醫院合作,對15例尸體進行了詳細的解剖,其中7例得到了確診。他們應用了先進的分子形態學、分子病理學、電子顯微鏡等方法,得到了大量的原始材料,并結合早期SARS患者的新鮮血液標本和700余例臨床病例,對SARS得出了一套以免疫損傷為基礎的發病機制理論。顧江教授把這一過程描述成以下兩大步:
  第一步:SARS病毒通過呼吸道進入人體,首先感染呼吸系統包括氣管、支氣管和細支氣管的黏膜上皮以及肺的上皮細胞。此時,人體先天性免疫開始動用NK細胞、T淋巴細胞和巨噬細胞來清除和防衛SARS病毒。
  第二步:當病毒與T淋巴細胞接觸后,侵入胞漿中,感染淋巴細胞。其中部分被感染的免疫細胞重新入血,通過血液將病毒帶到全身其他組織和器官,特別是脾臟和淋巴結,使感染進一步擴散,并導致人體的免疫應答能力大大減弱。
  顧江教授說,SARS病情的輕重、長短與愈后,是入侵的病毒量與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力量相抗衡的結果。當入侵的病毒較小,且自身的免疫力強盛,病程較短,肺部和免疫系統的損傷則比較輕微。如一些受到感染的人,并沒有出現明顯的癥狀,而獲得自然免疫。這也是免疫功能不全者,如老年人、有慢性疾病者,其SARS的病情較重、死亡率高的原因。兒童之所以發病少、病情輕、病程短,是由于兒童的免疫系統對新的病原有較快的反應和較強的適應能力。
  根據一系列分析,他們最后得出結論:全身性免疫損傷、呼吸系統上皮細胞的大量破壞,以及直接和間接的多器官損傷是SARS的病理機制所在。而免疫細胞的損傷程度是SARS患者愈后的關鍵。
  這一免疫損傷理論,還從其他方面得到了驗證。如能很好地解釋SARS患者早期,T淋巴細胞計數為什么會明顯下降,證實了SARS病毒早期可直接損傷免疫系統,造成急性免疫衰竭。這一觀點還可以較好地解釋臨床癥狀和實驗室結果,讓縈繞在許多臨床一線的醫務人員腦海中的有關問題得到解決。
  最近,顧江教授接到了美國病理學雜志的來函,邀請其發表有關SARS發病病理機制的綜述。此外,顧江教授還接到了2004年7月在美國圣地亞哥舉行的第12屆世界組織和細胞化學大會的邀請,將為大會作關于SARS病理變化的專題報告,歷時一個小時。美國SCI雜志《應用免疫組織化學和分子形態學》已全文發表不久前由北大醫學部召開的"2003 SARS臨床、病理和發病機制國際研討會"上的130篇文摘(其中90%以上論文為國內學者所著)。這些都表明,我國在SARS攻關中提出的SARS病理機制的理論正在得到世界同行的公認。
  采訪中,顧江教授談到,由于我國病例多,科研投入大,他們是在經過了大量的研究、獲得大量的第一手材料,結合研究臨床表現和分析大量實驗數據的基礎上得出的結論。不過,SARS的科研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SARS攻關還在緊張進行當中。
  的確,SARS還有很多不解之迷,需要我們去探索。人類科學的進步就是這么一點一點累積而成的。

本文來源:http://www.oxoaao.tw/2019/anquanshengchangongwen_0426/97543.html

撥開 迷霧 發病 SARS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oxoaao.tw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新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