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最漂亮的鋼筆書法字體

【www.oxoaao.tw--交通運管公文】

   書法是用眼和心欣賞解讀的心靈舞蹈,是活躍在紙上的自由精靈,是生活中一道營養豐富的精神雞湯。一代又一代,它滋養著我們的心靈,安慰著我們焦躁的靈魂,使我們在充滿無奈和掙扎的現實中,能有一片靈魂詩意地悠然棲居。
   讓我們在書法欣賞和創作中找到心靈的歸宿,領悟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得到心靈滋養和高級的文化享受。
  ――編者
  
  養心
  明理
   書法――心靈的自由釋放
   人類文明中一個最為杰出的藝術門類被忽視了――因為在西方的藝術中沒有對應者。而這門被忽視的藝術所反映的中國人心靈自由之高妙,甚至達到了古希臘、古羅馬人沒有達到的境界。西方只是到了近代才在他們的抽象藝術中開始體現,但與中國這門已經成熟千年的藝術比起來,他們還是顯得幼稚和初級。這個直觀表現中國人自由精神的藝術門類就是書法。
   書法之所以被人類文明忽視,原因之一在于它的普遍性。對于中國人來說,書寫太普通了。每個孩子都可以隨意練習,任何人都能蘸著水在公園的地上書寫。書法不分高低貴賤,它允許一切人以它的名義表達自己的情懷。原因之二就是對西方人而言的神秘性。漢字書法在他們的眼里像天書一樣,中國人無法把漢字書法所蘊涵的美和自由精神以西方人能理解的方式表達出來。漢字的造字法以及豎行排列,使漢字的末筆正好順應下一字的起筆,不同的單個漢字一經書法高手自由排列,便構成變化無窮而又流暢的點線造型。使書法家極盡心聲,并得以展現具備無限可能性的想象力。
   能為心靈和精神的展現提供最大可能的自由空間――這是書法藝術區別于其它藝術的關鍵之處。說到自由,中國人的書法不靠邏輯思維而全憑直覺就能達到心靈自由的境界。
   作為都市文明的主體,人們在享受著物質文明成果的同時,也喪失了心靈的自由。書法,使我們對自由的渴望找到了一種放縱心靈的方式:它擺脫了自然萬物形象的糾纏,高度簡化了語言的陳述方式。當我們靜下心來,操筆揮毫,書法便給我們展現了一方心靈的圣地。緊張勞碌一天的身心,在這里找到了自由的釋放空間,書法表達了我們對自由的夢想,為我們提供了心靈小憩的場所。
   就心靈自由而言,草書無疑是中國書法的極致。它完全以自身領悟來任意表現精神意境,如王羲之的蘭亭序,張旭、懷素的狂草,都是作者當時的個性張揚與心靈放縱,是自由精神的一次迸發,這樣的作品即使是作者本人也是不可復制的。
  
  心念一束
   書者的心靈氣象
   書法是書者用漢字描繪心靈、表現情感、舒張意象的一種藝術,通過書家的情感和智慧,使漢字變得生動活潑,傳遞書家的心靈信息。這種信息實際就是藝術生命的氣息,其氣象、境界各有不同。
   空靈之氣。這是書法的最高境界,即莊子所說的“無極之境”。王維的詩,八大山人的書法與畫,王羲之的書法,都是空靈的典范與至極,只有把人品修煉到超凡脫俗、物我兩忘時才可以做到。他們的作品清新飄逸,如野鶴仙游。筆墨風規自然,褪盡鉛華,留下的是人的精氣神和藝術的真善美。書法藝術是最接近 “禪”與“道”的藝術,這些大師們都是書禪同修的高手,作品無不滲透著禪意。
   稚拙之氣。也稱“天然稚拙之境”。稚拙是《老子》中的理想境界:“沌沌兮,如嬰兒之未孩。”從書法藝術角度來看,是一種看似失掉常規但又不失常理的率真之美、自然之美;是一種無拘無束、天真爛漫的純情之美、大樸之美。此即“大智若愚”,“抱樸含真”的智慧境界。古人云“養成大拙方成巧,學到如愚才是仙”,看似簡單,功夫至深。
   蒼茫之氣。也稱天地之氣。這是書家師法自然,逐漸形成的雄渾闊大,幽邃神秘的藝術氣質,呈現出一種大胸懷,大視野,大氣象。這類書法作品,有的如高山峻嶺,挺拔聳立;有的如大海蛟龍,蜿蜒屈曲;有的如江河奔流,勢如破竹。如岳飛書法《滿江紅》,筆墨酣暢磅礴,民族正氣溢于毫端。又如毛澤東的詩詞書法,詩書雄豪,展現出一種正大氣象,氣度弘達,筆走龍蛇,有氣吞山河,力蓋古今之勢。如此大手筆,非大智慧、大胸懷者莫能為。
   書法常見三種境界,第一是“手中有筆”,這是書者的基本功。只有掌握了基本技能,才能通過手中的筆墨表達自己的心聲。第二是“心中有象”階段,此時只有心中要表達的東西,忘了手中的筆。如同打太極拳,氣在先,手在后。第三就是“心手兩忘”,這是物我兩忘,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就是我們說的“反璞歸真”。這和武功的最高境界差不多――用劍真正的高手是“無劍”。“大象無形,大音稀聲”,這就是大修煉,是走向大道、走向真理的最佳途徑。人法天地,道法自然,人天相應,是藝術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大自由、大自在的完美境界。
  
  養心課堂
   手中之筆與養心之道
   很多健康專家指出,中國書畫是養生調心的有效手段之一。
   習練書法時,要全身心投入,排除雜念,意守丹田,將心中的感受,通過柔軟的毛筆,剛勁有力地寫在紙上,這本身就是一種氣功。練習書法時心情和思想都要融入文字的意境當中,對眼前或身邊發生的不愉快事情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從而進入輕松舒適的狀態,去掉妄念和煩惱,達到身心愉悅的境界。
   臨池揮毫,要凝神貫氣,動靜結合,剛柔相濟,虛實相間。自然地通融全身血氣,使體內各部機能得到調和,肌肉關節得到鍛煉,神經系統的興奮和抑制得到平衡。習書身性具養,內外兼修,是人修煉和提高心智的運動,也是去浮躁、育靜氣的最佳手段。
   習書作畫要姿態端正,心平氣和,靈活運用手、腕、肘、臂,從而調動全身的氣和力。自然通融全身血氣,使五臟和諧,百脈疏通,精力自然旺盛。要用意念控制手中之筆,“用心不雜,乃是入神要路”,便能以“靜”制“動”,使人消除緊張、靜心寧神,排除不良因素干擾,使心理達到平衡。
   需要注意的是,練習書法要精神愉快,心有所悟,自然就能在作書時盡興發揮自己所長。反之,情緒不舒,即便寫字,往往也難成優良之作,更談不上有益身心。要注意以下幾點:
   1、勞累之時或病后體虛,不必強打精神耗氣傷身,會加重身心負擔。
   2、大怒、驚恐或心情不好時不宜立刻寫字作畫。氣機不暢,心情難靜,此時不會寫出好字,而且有傷身心。
   3、飯后不宜馬上寫字。飯后伏案,不利于食物的消化吸收。
   4、“功到自然成”,寫字不可操之過急,要持之以恒,堅持經常。
  
   書者壽長
   從古到今,練書法的人都長壽。從漢代至清代,人類的平均壽命40歲,而書法家們的平均壽命約80歲。例如,唐代的柳公權87歲、歐陽詢84歲、虞世南80歲、文征明89歲、梁同書92歲、傅山86歲……從清末到新中國成立之前,當時人類平均年齡為62歲,書法家們平均壽命則是88歲。進入現代,書法家們平均壽命已經超過90歲,例如齊白石、黃賓虹、劉海粟、沙孟海、舒同、董壽平、何香凝、章士釗、趙樸初、啟功、李熊飛等。朱屺瞻、蘇局仙、孫墨佛等更是上了百歲高壽。
  
   書之心法在于悟
   “悟”在書法中是極為重要的心法。張旭觀公孫大娘舞劍悟書法之理,見擔夫爭道得悟草書之分布;王羲之觀池鵝掉頭得用筆之法;黃魯直觀長槳蕩波得悟用意之道。這些書法藝術史中悟道的佳話,是古人養心性,開天悟的經典寫照。
   古今書家大都兼有繪畫、音樂 、文學創作等多種才能。他們思維活躍,胸襟博大,能做到筆溶于心。作書時游刃有余,創作時思接千載,“攏天地于形內,化萬態于筆端”,在節奏、布局、格調等方面,都能獨出新意。
   古人云,“書者心畫也”。博覽群書,境界高、底蘊厚,就能下筆從容,少一些淺薄氣,多一些大家優雅韻味。
   悟性與修養是不可分割、相輔相成的。古人講“有文事者必以武備”,由武事而悟文道,是與其高深的修養和過人的天資分不開的。悟性屬思的范疇,學習屬做的范疇。只思不做,悟性再高不過是無源之水,只做不思,亦將終日碌碌,迷茫遲鈍,必將陷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境地,即便“技”再高,亦未能得“道”,永為字“匠”,不能成“家”。
  
   子換父字
   王羲之和王獻之父子間有這么一個小故事。有一次,王羲之有事去京城,臨走時在家中的墻壁上題了幾個字。王獻之偷偷地把父親題的字擦掉,照原樣寫上自己的字。王獻之寫好后,仔細端詳了一番,自以為能夠以假亂真了。王羲之回到家中,看到墻壁上的字,仍舊以為是自己原先題的字,很不滿意,不覺嘆氣說:“我離家時真是喝得大醉了。”王獻之聽了非常慚愧,從此更加刻苦地練字。
  
  一笑開心
   異體字
   “同學們,同一作品中,假如出現相同字,可以使用異體字。比如梅花的梅,有四種寫法。同學們有誰知道怎么寫?”老師問道。
   “老師,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種寫法,我們知道的,梅我們就不知道了。”我說道。
   “孔乙己同學,‘某’也是梅的一種寫法!”
   “老師,這個太可怕了,某種也要讀成梅(沒)種了!”
   賣藝
   老公看我練習書法累了,有時會湊過來:小妞,給大爺我寫個條幅!
   老婆眼一瞪:客官請自重,小女子賣身不賣藝!

本文來源:http://www.oxoaao.tw/2019/jiaotongyunguangongwen_0303/3986.html

書法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推薦排行
  • 隨即瀏覽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oxoaao.tw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新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