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癌癥”可否獲賠?】 癌癥患者可否去別人家

【www.oxoaao.tw--黨員個人工作總結】

  案情回放   初次檢查“被癌癥”   2010年3月,62歲的金阿姨因下顎下頸部腫大疼痛,去某醫院就診,被診斷為“甲狀腺瘤”。在住院治療中,醫院為其做了雙側甲狀腺部分切除加峽部切除術。按照醫院的慣例,被切除的組織都要進行病理切片檢查,金阿姨當然也不例外。該醫院對其手術后的病理切片檢查報告為:單側甲狀腺乳頭狀癌。為消除金阿姨的心理顧慮,醫院還特別告訴她,手術處理得非常徹底,未發現擴散癥候,應該不會復發的。盡管如此,金阿姨及家人的心理負擔還是相當沉重,因為這個診斷畢竟是被人們認為不可治愈的癌癥啊!誰知道是否已經擴散或者將來有可能擴散呢。出院時,經該醫院建議,金阿姨又購買了甲狀腺片等好幾種治病藥。
  雖然已經被手術治療,可那段時日里,金阿姨無時不刻不生活在癌癥的陰影里,不能自拔。茶飯無味,夜不能寐,一年下來,她人瘦了一圈。
  
  再次復查,癌癥“不翼而飛”
  2011年3月,金阿姨去該醫院復查,檢查結果是甲狀腺雙側正常,未見實性腫塊。全家人都為這樣的檢查結果高興不已,仿佛壓在全家心頭長達一年多的癌癥擴散壓力終于煙消云散了。
  然而,金阿姨還是心有余悸,醫院檢查得準嗎?如今漏診、誤診的事兒可是時有發生呀。想到這兒,金阿姨依然顧慮重重,非常害怕那可惡的癌癥會擴散。為了徹底打消金阿姨的心理壓力,家人又帶著金阿姨到省城兩家大醫院進行CT等檢查,檢查結果均為“頸部未見明顯腫大淋巴結影”。一位有經驗的教授還告訴她,你這種普通的甲狀腺瘤,一般說來手術后是不會復發的,根本用不著過分擔心。可當金阿姨告訴那位教授她患的是甲狀腺乳頭狀癌時,教授當即表示有點不可理解。
  教授的懷疑立即引起金阿姨及全家人的疑惑。想到當下一些醫院的過度檢查、過度治療時有發生,不僅不該檢查的過度檢查了,更為嚴重的是無病當有病醫、小病當大病醫、不該治療的過度治療,金阿姨更加懷疑自己當初究竟是甲狀腺瘤還是甲狀腺乳頭狀癌?
  為了弄清這個困擾,2011年6月中旬,金阿姨家人經申請原手術醫院,調出金阿姨當初手術時的病理切片。他們拿著這個病理切片去北京兩家大醫院病理科進行病理學咨詢和會診,兩家醫院結論均為甲狀腺增生和甲狀腺腫瘤,否定了手術醫院的甲狀腺癌的診斷。那一瞬間,金阿姨抑制不住老淚縱橫,是感激還是憤怒,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年多了,癌癥的診斷無時不壓在她的心頭,害得她吃睡不寧。直到此時,壓在她心頭那塊癌癥惡石才被挪開。
  
  一紙訴狀上法庭
  想到當初原手術醫院的誤診給自己帶來的心理壓力與痛苦,金阿姨及家人決定找原手術醫院討個說法,要求其對誤診承擔賠償責任;被拒絕后,金阿姨一紙訴狀將該醫院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擔“過度治療”及精神損失費。
  庭審中,作為被告的這家醫院承認為金阿姨治病之事實;但認為,該醫院的病理報告與其他兩家醫院的病理報告并無實質差異,只是描述的程度和表述方式有所不同。更主要的是,手術方案及結果是正確的,并未見不良后果,更談不上醫療事故。既然未造成損害后果,就談不上精神損害與賠償,故只同意支付金阿姨出院后為防止癌病擴散所服用的藥費,其他不同意給予賠償。
  盡管該醫院如此辯解,但最終經法庭調解,該醫院賠償金阿姨手術后的用藥費3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7000元。
  
  案件點評
  人民法院的調解是有法律依據的,也體現了民法上的公平原則。
  醫療實踐中,對患者出現甲狀腺瘤,不管是良性還是惡性,選擇手術切除均沒有錯誤;至于手術范圍大小,要視術中情況而定。本案,即使有證據證明該醫院切除手術正確,沒有錯誤,金阿姨也可對其因“被癌癥”而過度用藥及所遭受的精神損害要求醫院賠償。
  首先,該醫院未盡到準確的診療義務,存在誤診之錯誤。醫學專業人員都知道,甲狀腺腫瘤、甲狀腺增生與甲狀腺癌不是一個概念,程度上有截然不同的區別。從甲狀腺增生到甲狀腺乳頭狀癌是一個漸變過程,只有達到質變、癌變的程度,形成惡性腫瘤,方可報告癌變。而該醫院將甲狀腺腫瘤診斷為甲狀腺乳頭狀癌,其誤診之過錯是明顯的。
  其次,該醫院雖然手術治療正確,并未造成不良后果,但因診斷失誤給患者帶來的精神壓力、痛苦等損害是可想而知的。醫生對患者診斷時,應盡最大的注意義務,除了應當追求治療方案正確性外,還應當包括對患者盡最大的精神關愛的注意義務。盡管該醫院手術方案未見不當,不能認為有錯,但在術后病理報告檢測為甲狀腺癌,缺乏審慎,使患者在一年多時間內遭受了擔心癌變擴散所帶來的諸多精神痛苦,依據《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七條規定:醫務人員在診療活動中未盡到與當時的醫療水平相應的診療義務,造成患者損害的,醫療機構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金阿姨完全可以要求該醫院予以精神損害賠償。
  第三,關于精神損害賠償,本案最大的爭議焦點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是未造成身體損害時,可否要求精神損害賠償?二是對精神損害賠償所要求的達到“嚴重后果”,該怎樣理解?三是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
  本案庭審中,原手術醫院不同意給予金阿姨精神損害賠償理由也是基于上述三個方面。
  1.受害人在未造成身體損害時,要求精神損害賠償是有法律依據的。
  《最高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因生命、健康、身體遭受侵害,賠償權利人起訴請求賠償義務人賠償財產損失和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這說明,精神損害賠償是一項獨立的訴求,不以身體是否受到傷害為前提。受害人有權直接請求侵權人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而非以請求身體殘疾等損害賠償為前提條件。換言之,受害人在無身體受傷害的情況下,只要精神上受嚴重損害,照樣可以單獨提起精神損害賠償之訴。本案中,金阿姨雖未因手術遭受身體損害,但因誤診“被癌癥”對其心理上的傷害卻是顯而易見的。因為痛苦是精神損害的核心,經調解,醫院賠償其部分精神損害撫慰金,折射出了精神損害賠償之訴的獨立可訴性,其并不依附于身體必受傷害而獨立存在。
  2.對精神損害賠償所要求的達到“嚴重后果”,該怎樣理解?
  《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二條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但未造成嚴重后果,受害人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一般不予支持;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根據受害人一方的請求判令其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我國法律對精神損害賠償的要求是:達到“嚴重后果”。而對何為“嚴重后果”,司法解釋未做出明確的界定。但在司法實踐中,司法人員均把痛苦作為精神損害的核心來考量。對于本來因患病就有一定心理壓力的患者來說,非癌癥被確診為癌癥,對其所產生的不良心理影響、壓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其精神痛苦遠遠超出一般病痛的心理承受界限。在被確診為甲狀腺乳頭狀癌后,金阿姨時時處處生活在癌癥的陰影里不能自拔。她的茶飯無味、夜不能寐、一年下來人瘦了一圈,充分證明這種精神痛苦所帶來的損害應當屬于“嚴重后果”之情形。
  3.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如何考量。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確定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通常應考慮以下因素:(1)侵權人的過錯程度;(2)侵害的手段、場合和行為方式等具體情節;(3)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后果;(4)侵權人的獲利情況;(5)侵權人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6)受訴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本案,綜合考量上述因素,經調解,確定27000元的精神損害賠償數額還是比較公平合理的。

本文來源:http://www.oxoaao.tw/gerenzongjie/dangyuangerengongzuozongjie/2019/0302/100.html

可否 癌癥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推薦排行
  • 隨即瀏覽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oxoaao.tw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新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