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盡 [差點緣盡于“尿頻”]

【www.oxoaao.tw--銷售個人工作總結】

  斐斐和阿松結婚三年,兩情相悅,恩愛非常。正在大家恭候他們愛情結晶之時,卻傳來了兩人打算分手的消息。斐斐對好友的解釋是阿松變了,變得脾氣古怪、不求上進。表面看看也是:昔日英姿勃發的阿松不知怎的老是垂頭喪氣的樣子。可是為什么會這樣?眾人不理解,斐斐不能說。
  
  痛苦經歷
  
  兩年前,斐斐發現阿松做愛時有些力不從心,對自己發出的性信號也“木知木覺”,甚至躲躲閃閃。斐斐以為他有了新歡,追問之下,答案令她更心驚:阿松得了性病!
  原來阿松因為老是想小便卻每次都排不凈,小便色黃、灼熱,小便后尿道口有白色混濁物滴出,去性病診所看過病,被診斷為衣原體、支原體感染,非細菌性前列腺炎。經過兩個星期的輸液及口服抗生素治療,阿松的自我感覺并沒有好轉。因為慌亂和焦慮,阿松才“性趣”大減。
   難怪!斐斐正疑心阿松怎么老是上廁所,一呆就老半天,還說服自己改用了安全套避孕呢。斐斐是相信阿松的,在阿松保證絕對沒有對不起她的行為后,就陪他再去復診,沒想到從此就跌入了深淵。
  性病診所的醫生說阿松的化驗復查衣原體、支原體已轉陰,但前列腺液檢查仍有異常――有卵磷脂小體和白細胞,這說明性病治好了,但前列腺炎還存在,要繼續治療,接著便開出了天價的治療清單。斐斐和阿松將信將疑,又跑了幾家別的醫院,化驗結果竟然家家不同,得到的診斷也是迥異。有的說阿松只有前列腺炎,沒有性病;有的說阿松沒什么毛病,休息休息就會好;有的說阿松不僅有前列腺炎,而且性病尚未根除,必須抓緊治療,否則……
  握著一堆亂七八糟的化驗單和藥方,斐斐和阿松一籌莫展。兩人商量下來,還是少數服從多數吧,因為多數醫院說阿松有前列腺炎,而且阿松那里確實感覺不舒服,那就當前列腺炎治吧!于是阿松開始了積極治療,斐斐也在一旁認真督促。
  但是事與愿違,阿松服了一段時間藥后癥狀非但沒有絲毫改善,反而尿頻尿急更嚴重。怎么辦?換藥吧!換了一種藥,仍然如泥牛入海。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在醫療廣告的指引下,斐斐幾乎陪阿松跑遍了市里所有的前列腺炎專家專病門診,每一次的治療都是滿懷希望開始,備感失望結束。阿松在一次次的打擊下變得越來越灰心,脾氣越來越暴躁,在床上的表現也越來越差。
   這樣磕磕絆絆的日子過了兩年,斐斐覺得自己的耐心到了盡頭,兩人的感情也快耗盡了。幾次提出分手,但是看到阿松悲痛欲絕的樣子,想到他以前對自己的好,斐斐每次都心軟了,又陪阿松踏上了漫漫求醫路。這一次,他們來到了我們這里。
  
  真相大白
  
   阿松對我的訴說是尿頻尿急,飲水后尤甚,小便無力、尿線變細、滴滴答答不爽氣,并有尿道、會陰、腰骶部不適感。斐斐在一邊補充說,他現在經常陰莖不能勃起,還有早泄現象。兩人一個情緒低沉、神情痛苦,一個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我給阿松做了前列腺直腸指檢,發現前列腺腺體兩側對稱、飽滿,沒有結節,也無明顯壓痛,按摩取前列腺液非常順暢。前列腺液常規檢查及病原體檢查結果:衣原體、支原體均為陰性,卵磷脂小體++/視野,白細胞++/視野,pH 值6.4。根據臨床檢查分析,我告訴阿松,他目前無慢性前列腺炎,更無性病存在,不需要治療。
   對我的診斷,斐斐和阿松都表示不能置信。是啊,兩年來兩人為治病花去了兩三萬元,嘗試過藥物、坐浴、按摩、射頻各種治療,身心痛苦不堪,現在被告知根本沒病,他們一下子怎么能轉過彎來?斐斐和阿松提出了――
  
  三點疑問
  
  1.為什么以前別的醫院會檢查出性病、前列腺炎,難道是他們查錯了?難道以前那么多藥都是白吃了?
   2.為什么現在阿松的前列腺液檢查仍有白細胞等異常,卻說他沒病?
  3.如果阿松沒病,那么他尿頻尿急、陰部不適、性能力減退現象怎么解釋?
  
  答惑解疑
  
  慢性前列腺炎在青年男性中發病率很高,此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說大是不僅可能由性病所致,而且還可能引起性功能障礙、不育等。說小是與其他疾病相比并無太大痛苦,沒有性命之虞。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年輕男子一旦沾染,受困卻不小,不僅花費不菲,而且會造成沉重的心理負擔,如果再加上來自他們性伴侶的壓力,往往會使治療過程夾纏不清,患者越陷越深。
  1. 以往治療的對錯 我給斐斐和阿松的第一個建議是:“既往不咎,面對現實”。其實這也是對他們第一個問題的回答。兩年來,他們已經為了這似有若無的性病、前列腺炎耗費了無數精力,現在再去講清當初誰對誰非,既不可能也不理智,反而只會再浪費時間、耗傷心神。同樣,對以前的治療也不值得再作任何評價,最明智的做法是相信正規醫院的目前檢查是可信的,阿松沒有實質性問題。如果實在想不通也沒問題,過一星期后可再檢查一次,若結果相同,則再不要糾纏所謂的性病問題,也不要再進行任何相關的檢查。
  2.化驗檢查的問題 至于化驗報告,是斐斐和阿松第二個必須重新認識的問題。由于兩年來每次化驗前列腺液,都有或多或少的白細胞,所以阿松堅信自己的病沒治好。其實對于年輕人來說,前列腺液中存在白細胞是很正常的事。試想,白細胞是人體體液的正常組成部分,有著防御功能,在前列腺液中出現不值得大驚小怪。況且,出于性活躍期的年輕男子,前列腺的充血、陰莖的勃起很頻繁,這也會增加前列腺液中白細胞出現的概率。只要前列腺液檢查中的白細胞不是大量成團、堆積,或者伴有膿細胞,就不應該判為“異常”。對慢性前列腺炎的診斷,比“白細胞”更客觀更有可比性的是前列腺液的pH值和直腸指檢,阿松的這兩項檢查都正常,所以我說他沒病。
  3.癥狀不緩解的問題 像阿松這樣癥狀嚴重而臨床檢查不支持的“前列腺炎”患者并不在少數,他們最突出的癥狀就是尿頻。這些人的尿頻一般不伴尿痛,只有在不及時小解時可能會有些脹痛等不適,通常還會發現小便量少、色黃、尿線變細、余瀝不爽等。然而,這種尿頻極易被緊張的工作或其他注意力所轉移,也就是說在工作忙時尿頻并不明顯,也無其他不適。詢問阿松的情況,果然如此。我告訴阿松,他尿頻等種種不適是心因性的,越重視會越明顯,越不在乎就越輕。見阿松將信將疑,我告訴他一個鑒別辦法:回去計算每次小便的量,如果每次少于300毫升,則尿頻是“假”的。只要多喝水,隨著尿量的增加,并注意延長排尿間隔時間,尿流變細、色黃、余瀝不爽、尿道不適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至于“性功能減退”,也主要與苦悶煩躁、害怕染病給性伴侶、害怕做愛加重病情等心理因素有關。斐斐和阿松承認,由于害怕斐斐被傳染,他們每次做愛都用安全套,而這是以前他倆最不喜歡的避孕方式,直接影響了兩人的正常發揮和滿意度。我告訴斐斐和阿松,別說阿松現在沒病,即使是非細菌性前列腺炎,絕大多數也不會傳染,不必如此緊張。
  
  解決方案
  
   于是,我給斐斐和阿松制定了以下解決方案:
   1. 放松情緒,放心做愛。阿松要有重振雄風的信心,斐斐則要耐心溫柔,即使阿松暫時還不能令她滿意,也不能埋怨、責怪,更不能以離婚相“威脅”,否則只會加重他的心理負擔。兩人既要保持適當的性生活,道理很簡單――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也要減少過度的性刺激――避免前列腺反復充血,尤其要杜絕忍精不射或頻繁性刺激又不性交的做法。
  2. 阿松要多飲水,每天應飲用1~2升的水,延長小便間隔時間,改變虛假尿頻的狀況;不要久坐,不要受涼,宜熱水淋浴。
   3. 因為他們對阿松的“小便黃”很在意,故阿松可服中成藥三妙丸滋陰清熱,每次3 克,每日3次(雖然說理透徹,但他們恐怕還很難一下子接受,給點藥物治療也有心理安慰作用,不過這些話當時我可沒說)。
   4. 一星期后來復查一次,以后再重復兩次。如連續三次檢查無異常,則結束整個療程。
  
  本案追蹤
  
   一個月后,阿松第三次來復診,一切正如先前預料:連續幾次檢查均無異常發現,尿頻等臨床癥狀也完全消失,阿松真的可以和我說再見了。我忽然發現這次他是一個人來的,以前每次就診都像影子一樣跟著他的斐斐沒來。想到他倆不久以前的分手打算,我心里一沉,難道……?不過看阿松樂呵呵的樣子又不像。
  阿松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慮,告訴我,他和斐斐好著呢。自從在這里看病后,斐斐越來越放松了對他的“監督”,既不像以前那樣起勁地收集醫療廣告了,也不時刻督促他吃藥了,對他床上的表現也不那么在意了。她這樣“不關心”,阿松倒反而覺得神清氣爽,身上的各種不適越來越輕,做愛時的表現也越來越好。今天出門,斐斐說她不陪著了,她相信這家醫院,相信阿松會帶回好消息,這會兒正忙著在家做好吃的呢。

本文來源:http://www.oxoaao.tw/gerenzongjie/xiaoshougerengongzuozongjie/2019/0426/97638.html

尿頻 差點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oxoaao.tw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新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