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涼寨轉讓隱情] 清涼寨需要爬山嗎

【www.oxoaao.tw--代表發言】

  本刊記者 l 吳淋淋   2011年9月中旬,位于黃陂區木蘭山的國家3A景區“木蘭清涼寨”即將迎來4A評審,但景區負責人66歲的易友清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   在漢正街做服裝批發起家的易友清,2004年在黃陂區政府的引薦下,投資開發清涼寨。彼時,易友清成立的武漢市木蘭清涼寨旅游發展有限公司,是黃陂區引進的第一個旅游扶貧企業。歷經七年時間,陸續投入近八千萬元,原是荒山野嶺的清涼寨,成為武漢周邊的知名旅游景點,游客量以30%的速度逐年遞增。正當景區全力沖刺國家4A景點時,易友清卻視“清涼寨”如燙手山芋,急于將其出讓。
  陷入窘境
  9月初,正在清涼寨熱火朝天的準備申請4A景區的各項工作的時候,清涼寨副總經理劉光義向易友清遞交了辭職信。收拾辦公桌上的東西,整整兩箱子,然后跟辦公室的同事一一道別。劉光義提著兩箱行李,看著面前位于景區最高點的賓館,從賓館通向山下的羊腸小路,四面環山的湖泊,他有太多不舍。這里還是一片荒山野嶺的時候他就來到了這里,7年過去了,他看著景區一點一點的建設,每一年都有一個新變化。
  “說實話,我真的有些不舍,我是看著清涼寨一點一點建立起來的,但是我也累了,而這種累主要是心累。”聲音有些哽咽的劉光義跟《鄂商》記者說,清涼寨比木蘭天池更具有地理優勢,但是內部股東意見不一致,導致發展方向不明確。清涼寨的四個股東矛盾太深了,甚至已經到不說話,不溝通的狀態,很多事情需要他在中間做工作。
  易友清對劉光義的離開并沒有給予太多的挽留。站在景區的山腳下,扔掉手上的煙頭,接著又點燃一根,深深的吸了兩口。
  “我早已經不是清涼寨最大的股東,但目前我又是這里的頂梁柱,什么事都靠我來支撐著。”易友清邊吸煙邊接電話:“我們現在正在搞建設,沒錢還。”然后無奈的掛掉電話。
  截至到目前,清涼寨景區建設的資金投入已經達到8000萬,欠銀行貸款800萬,外債將近200萬。“我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所有的房子都做了抵押。”易友清有些不安的說,要債的電話也是一個接一個。現在景區4A級的評審,景區的建設更是需要資金投入。
  從2004年清涼寨開建至今,先后有4個股東在不同時期來投資清涼寨,來緩解易友清遇到的資金短缺的難題。
  “清涼寨位于武漢市最北方,海拔最高,常年比武漢市溫度要低6―8度,是市民度假休閑的好場所。”這是4個股東一致認同的。最初,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要讓他們自己打造的清涼寨景區成為全國知名景點。
  2010年,清涼寨的二期景區建成,從之前一條旅游線路,增加到三條。為此,游客量每年以20%在遞增。看著蒸蒸日上的清涼寨幾個股東更是鼓足信心。但是,出乎易友清意料的是,就在他們向4A景區沖刺的時候,他們多年來愉快的合作戛然而止。
  2010年下半年,景區開始著手4A景區建設的規劃,在投資取向,景區建設的定位方面開會討論的時候,卻出了意見不統一。其以易友清為代表的兩個股東,認為發展旅游需要文化做支撐,要走品牌路線。其另一方以易愛珍為代表的兩個股東認為,旅游不需文化,只要有旅客來玩,有收益就好。
  意見不統一,經過多方協商最終還是無濟于事,其中三個股東相續離開。股東分裂,資金鏈斷裂。易友清進退兩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無數次的失眠。無奈的他,只有靠一支又一支的煙,來消除內心的壓力。清涼寨的員工都知道:“他最近抽煙越來越兇了,有時候一天要抽上五六包煙。”
  “如果時間倒回,說什么我也不會來投資旅游產業。”易友清有些無奈的說。
  扎入清涼寨
  2004年,黃陂區政府的引薦下,易友清來到清涼寨劉家山村考察,發現這里森林覆蓋率達到95%以上,屬亞熱帶落葉、闊葉和長綠混交林典型地域,野生動植物資源豐富,地質地貌獨特,既有多樣性,又具觀嘗性,加上這里是武漢市海撥最高的山寨,冬無嚴寒,夏無酷暑,水媚風柔,氣候清涼,是一個適合養老休閑的好地方。
  他找到了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大學的知名專家給他做景區的規劃。專家介紹,木蘭清涼寨,現存的古寨墻、古寨井、古寨人家和古寨暗道等歷史實物見證,又有花木蘭榮歸登高、太平軍駐扎點兵和黎元洪故里尋根等民間傳奇掌故。如果以大山深處的通天湖、酒醉湖為軸心,將匯聚原始生態青山綠水、奇木珍禽的牛郎谷、飛流谷、清香谷連成一體,給游人反璞歸真回歸自然的原始野趣,一定可以得到更多游客的青睞。
  “專家估算,整個項目的投資建設,不會超過3000萬。”懷揣著專家規劃的藍圖,易友清帶著自己從漢正街做生意掙來的3000萬,跟黃陂區政府簽訂了,總面積約10平方公里,50年的免費使用權的協議。當時因為這里是海拔最高點800余米,常年溫度要比市區低6―8度,是避暑度假的好地方,于是起名叫木蘭清涼寨。
  “當時家人都反對這個瘋狂的決定”,但易友清不為所動,20多次到木蘭清涼寨考察。當時對旅游項目也沒有什么經驗,自己也只是一個高中文化畢業,對旅游文化更是不了解“我做了大半輩子的生意,對錢已經看淡了,以為賠了就賠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2004年6月在準備開建的時候,我來到這個山腳下,這邊還不能通車,一望無際的荒山野嶺。山里沒有路,向導在前面用鐮刀開路,易友清跟在后面做記號,以免下山時迷路。但是站在山上我信心百倍,認為要不了兩年這里就是一個旅游景點,規劃的藍圖早已經在自己的心中構成。”易友清說,事實上,我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或者說我把旅游開發想象的太過簡單了,以為修一條旅游路線,打造幾個旅游景點就可以了,但是從修建的那一刻起困難就此接踵而來。
  “當時,上百個工程連在一起開建,除了工程部的人,主要負責就是我,工程的驗收,工程上有什么需要等等都需要我親力親為。那時候我吃住都是跟工人們一起的,當時連夜加班建設,我也不能安心的睡覺,記得有兩次深夜我去工地上看看工程的進度,天太黑了,腳一滑從山上滾了下來,如果不是下面有工人接著我,恐怕早就沒命了。”易友清說。
  2005年清涼寨的賓館建起,讓易友清想不到的是,規劃中這個賓館投資幾百萬,但建成后遠遠超出預算。“這個地方以前是一個深溝,要把山炸掉把這個溝給填平,然后才可以開建,就這座有著8000平米的賓館就花掉了4000多萬元。”易友清指著這個賓館告訴《鄂商》記者。
  2006年清涼寨一期工程完工,計劃投資3000萬全部用完,然后又投入了2000萬,而且從銀行貸款一千多萬。“那一段時間是最艱難的時候,因為沒有資金工程就無法推進,我把家里的房子作抵押才勉強在銀行貸了1000多萬元,但1000多萬也無濟于事,沒辦法只有找朋友投資,我的好朋友和我弟弟分別在第二年和第三年入股。”
  當時易友清的全部資產為3000萬元,清涼寨1期就要扔進去5000萬,一旦生意不好,很快就要面臨破產。
  從2004年6月動工到2006年5月1日試營業,整整兩年時間,易友清在工棚住了一年半,“每天都睡不著覺,閉上眼睛就看見建好的景區里一個人都沒有,吃安眠藥都沒用”。
  2006年4月26日開園試營業營業,5月1日正式開園,為了吸引游客,清涼寨特地投資100萬元,當天在清涼寨舉辦了第四屆武漢小姐選美大賽,當日的接待游客6000千于人。劉光義說:“當時易董的眼淚直在眼里打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忍痛割愛
  為更好地開發利用境內旅游資源,2007年,易友清在旅游開發公司的基礎上,注冊了武漢清涼寨農業開發公司,打造農業龍頭企業。
  只靠一條旅游線路,幾個水庫,幾座山是遠遠不夠的。2008年3月8日投入使用初步建成了清涼峽谷風情區、劉家山村民俗區、西峰古寨懷古區三條主導旅游線路,開發旅游景點55個。
  旅游景點的建設需要資金的支持,而對于一個起步不到兩年并不為游客熟悉的旅游景點來說,他的門票收入也只不過是錦上添花。易友清四處尋找投資商,找政府到銀行貸款,可是銀行本來的2000多萬貸款還沒有還,銀行也根本不可能再次貸款給他。無奈之下,易友清賣掉了自己在漢正街年租金收入百萬元的門面房,用于旅游投資開發。
  但是幾百萬對于幾十個旅游景點的建設遠遠不夠的。“不說其它的,只說景區修建的一個不到20平米的廁所,就要花上20――100萬元。”
  劉光義介紹:“2009年,為了緩解易友清遇到的困局,2007年他的朋友投資了幾十萬元;2008年他的弟弟投資了幾百萬元。2009年,他的侄女易愛珍投資了4000萬,幫助易友清來打造清涼寨。”
  2009年6月,清涼寨二期工程完工,清涼寨新修建清涼峽谷風情區、劉家山村民俗區、西峰古寨懷古區三條主導旅游線路,順利獲得國家3A景區的評審。游客量增加了20%,清涼寨景區被湖北電視臺評為“觀眾心中最美的家鄉”;被湖北省旅游協會、湖報傳媒楚天金報授予“最具魅力的新景區”,等多項榮譽稱號。
  2010年下半年,在清涼寨被評選為3A景區之后,召開股東大會,商議未來投資意向,和打造清涼寨的核心發展思路。然而就在這時候,易友清提出打造清涼寨要發展農業版塊基地,推進農業產業化經營。對梯田坡地實施退耕還茶,新建茶葉基地800畝;建設高山有機綠茶基地,打造“木蘭清涼”品牌,發展以茶文化為主導的鄉村休閑游,豐富武漢市民的旅游文化生活,推廣茶科技和推動茶旅游。開發清涼寨高山有機云霧綠茶產業,整合黃陂茶資源,籌建武漢木蘭茶研究會,把握茶文化藝術商機,搭建產供銷溝通平臺,培養茶文化藝術人才,推進黃陂茶文化、茶產業的發展。
  據了解,易友清認為,旅游就是一種文化,清涼寨必須要有一個主題文化來做支撐,而清涼寨茶文化是可行的。而作為最大股東的易愛吟覺得,茶文化不能起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旅游不需要什么文化,只要能掙到錢就行。而另兩方有同意也有反對,四方的意見不統一。今年最大的股東易愛珍因跟易友清的意見無法達到一致,進而離開清涼寨。而另外的兩個股東,也紛紛離開,開始自己的事業。
  目前清涼寨股東分裂,累計債務達到1000多萬元,截止到目前總投資達到8000萬元。 今年3月份,易友清一手打造了4年的清涼寨,突然要以投資額的一半――4000萬轉讓。
  “其實清涼寨要是建設好的話還是很有發展前景的,今年的游客量比去年增加了30%。現在已已建成三條旅游線路,一條就是最初的景點的旅游線路,另一條就是通向劉家山村農家樂的旅游線路,還有一條線路是站在山頂的最高處可以看到整個黃陂區的景象,而且山下就是一個湖,尤其是早上云霧繚繞,風景如畫。另外我們已經規劃了一個通天湖水上娛樂項目,準備修建水上激光劇情表演舞臺,這個舞臺修建好之后,每天晚上游客可以一邊品茶一邊觀看演出,這個項目的預算是上億元。”
  易友清有些有些傷感的說:“清涼寨就像是我的一個孩子,我是一手養大的,但是現在的困難,未來的困難都是無法預知。我今年已經66歲了,我的房子也拿去做抵押銀行貸款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更沒有精力來打造這個清涼寨了,可以說心力交瘁。這輩子我都沒把錢當回事,現在希望有個能像當初的我,不以賺錢為目的,以保持清涼寨原生態為主,來打造具有清涼寨特色的知名景區。我就可以放心的把股權轉讓給他,即使價格低一點,賠了也沒有關系。”

本文來源:http://www.oxoaao.tw/jianghuazhici/daibiaofayan/2019/0322/28056.html

隱情 清涼 轉讓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oxoaao.tw 大海范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大海范文網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新11选5玩法